两山排闼送青来

   

不知道怎样对待他。之前补剧的时候刚开始一天七八集的看,到后来每天半集一集地看,费尽心力来消化他的人生以及排解自己的负面情绪,想要永远留住最开始那个有点谄媚又有点蠢的祈同伟。希望有人能拉他一把,就像他拉小琴一样,但是最初的时候没有,后来他就不要了。刚看完的几天和太太一样随时随地表演一场爆哭,想要和别人说又不想重复叙述他的一生。
怎么可以这么过分?

什么我不告诉你:

放不下。


祁同伟这个人,放不下。


我真的以为已经过去了。剧终至今已经好几个月,我可以平平静静地把这篇文写完,陪他走完一辈子,然后说再见。


可是不行。我偶尔还是会想起他。毫无预兆,也不需要契机。回忆突如其来,然后撕心裂肺,鲜血淋漓,疼得喘不过气。一晚上什么都干不了,也哭不出来,就坐在那儿,特别茫然地想:祁同伟这个人啊,他怎么能把自己活成这样呢?


刚完结的那几天,我简直做不了任何事情,随时随地能表演一个爆哭。CAD课上盯着电脑屏幕,咬着牙不哭出声来,视野一片模糊;深夜一点多跑到宿舍阳台大哭,手脚发麻心跳加速呼吸困难,眼前阵阵发黑,到最后几乎站不起来。


太仓促了。他的生命就这样戛然而止。他在明媚阳光下干脆利落地给了自己一枪,我觉得整个春天都凉了。那以后越是天气晴好、万物生发,我就越忍不住想起他。想起少时的他,也曾与同伴并肩走在这样的阳光下。


可是四个月了。四个月了!


那一枪带来的鲜血和剧痛终于稍稍淡化,生命尽头不再是唯一的华彩,却让我更清晰地看清他人生的全貌。我站在故事外看他这一辈子,好像几十年时光缩地成寸,从大学的少年到公安厅长,无数个形象顷刻间重叠在这个角色身上,最后全幻化成他重回孤鹰岭,朝自己开的那一枪。


好像美好的事物转瞬间凋零,又很清楚,他其实度过了漫长又复杂的一生,一步步把自己推到绝境。无可挽回,不能回头。


他就这样过了一生。


他怎么能就这样过了一生??


我好像后知后觉,大梦初醒。


茫然又惊惶,疼到不知所措。


我不知道拿他怎么办。我该拿他怎么办啊?他这一辈子,对自己对别人都是折磨,偏生活得恣意纵情轰轰烈烈。他让人无法全心全意地去心疼,也不能无所顾忌地去讨厌,什么情绪好像都不对,是爱他是恨他,活得都不舒服。


——他凭什么这么过分啊??


太疼了,疼得我写不下去。太沉重了,压得我喘不过气。我有无数次濒临崩溃,想扔下笔哭着求他:别走那条最难最累的路,我求你了。你有更轻松的人生可以过,你真就看不到?


他回答我:我不要。


我还能有什么办法?我没有办法。


如果我写不完,那么大概是被他逼疯了。


一把把刀子透体而过,他连点反应都没有,到头来全扎在我身上!

评论
热度(77)
  1. egg星尘深处🍃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可是现在 我大梦醒不了了😭真的毫无征兆 也真的撕心裂肺
© 两山排闼送青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