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山排闼送青来

   

【春莺】惺惺相惜

避雷预警:曼春*夜莺
都不知道怎么打tag(눈_눈)

  朱徽茵与家人共同死于浩劫之中,夜莺却因此诞生于无尽的黑暗。
  
  她要做直击敌人心脏的最锋利的匕首,就必须隐藏在最危险的地方。新政府电讯处,然后是76号魔窟。每一刻都是在刀尖上行走,一转身或许就握住一管黑漆漆的枪口。
  
  这场以命为筹码的游戏比她见过的所有赌博都要危险而有趣。刀尖上起舞的滋味像罂粟花一样艳丽迷醉,尤其是……
  
  惺惺相惜的对手。
  
  在朱徽茵的记忆中,这样的人寥寥无几。汪曼春算是一个。
  
  像是遇见另一个自己,她也曾任性骄傲,雷厉风行,直至在无边无际的潜伏中将棱角消磨殆尽。
  
  “不是帮忙,是干活,跟着我汪曼春干活。”
  
  她谦逊地低下头,一如既往以安静伪装。
  
  “给你二十四小时考虑。”
  
  再抬头时,只看见她穿着笔挺海军制度的洒脱背影。
  
  汪曼春不记得她了,可是她却没有忘记。在武汉读高中时,汪曼春是她高两级的学姐。汪曼春一直是全校瞩目的璀璨的明星,聪慧娇俏,敢爱敢恨。朱徽茵只有一次堂堂正正地站在她的身边,是主持学校的一场晚会。汪曼春那天一袭白裙,仿佛将日月的光辉灿烂都凝聚在自己身上。她走到朱徽茵跟前,敛裙坐好,眉眼弯弯如同画中人一般:“学妹,我们来对一下词吧!”
  
  朱徽茵在暗处窥探她一颦一笑,正如如今在暗处伺机而动。
  
  再相见,她是她的长官,更是她的敌人。
  
  “汪处长,明长官对您可真是用心呐。”她亲热地搭上汪曼春的臂弯,看她为另一个人的谎言欢喜。只要她高兴,自然什么都好。
  
  朱徽茵很想告诉汪曼春,他们在求索的,是整个民族的生。
  
  她还想告诉汪曼春,生于黑暗,也有资格仰望光明。
  
  还有一句话她在心中已经演练了千百遍:“我们可以在战火中比肩而立。”正如当年晚会她上场前汪曼春亲昵地牵起她冰冷的手,轻声安慰:“别怕。”她突然忘词不知所措时,又是汪曼春抿唇一笑自然地圆过了话。
  
  她最终没有走上前去携起汪曼春的双手,替她救赎染血的灵魂。她没有义务,也没有立场,更承担不起一点点的风险。她就在背后,目送汪曼春不知觉中一点点走向深渊。
  
  76号情报处终究还是要易主的。新来的处长一如既往能干精明。朱徽茵依然默默监听着南来北往的电波,熟稔地抹去不该呈报的波段。
  
  1945年,夜莺坠落于破晓,朱徽茵却在光明中重生。
  

  “Grannie!Could you tell me some stories when you are young?”
  
  “Well...”午后暖暖的阳光穿过她的白发。她来回摩挲着指尖的旧照片,抬眼凝视着满脸笑意的小孙女,
  
  “That's probably quite ineffable.”

看完的都是真爱,赏个评论吧(ಥ_ಥ)
  

评论(13)
热度(10)
© 两山排闼送青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