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山排闼送青来

   

【楼春】雷雨

  “没有疯——我这是没有疯!我要你说,我要你告诉他们——这是我最后的一口气!”


  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后台中,如同梦魇般凌厉,久久纠缠着入戏的看客。


  “你……你叫我说什么?”“周萍”往后踉跄地退了两步,低着头狼狈地左右顾盼着,仿佛在蘩漪无处安放的汹涌爱情中挣扎着,寻找着波涛中沉浮的木板,快要溺死了呀。


  “我看你……师哥你来啦?”


  明楼看到穿着藏青绸袍的曼春微微朝演蘩漪的女孩子鞠了一躬,将剧本往她怀里一塞,那个女孩子像是笑着嗔怪了她一声,她倏忽就红了脸,也顾不上回话,只是欢喜地隔着绸袍提着略显肥大的西服裤,小跑过来。“吃的呢?”


  明楼笑着将手上提着的油纸包裹的糕点放到她摊开平放的手掌上,她抱在怀里,四处顾盼了一会儿,跑去递给了在墙角摇头晃脑背着台词的四凤。“喏,拿去给大伙儿分了吧!记得留点给我呀!”


  “你演周萍?”明楼上下打量她的装束,“不错,挺像。”汪曼春将腰板挺得更直了一些,脸上早已笑成灿烂的春花。“那是。师哥你看我穿男装好看吗?”她伸手扶了扶帽子,“周萍实在守旧了些,我若是也西装革履,站在你身边,指不定别人拿我们当兄弟看呢!自古是那巾帼不让须眉。”


  明楼替她将棉袍扯扯正。“你们今天彩排,你词背下来了吗?”


  “你可太小瞧我!”汪曼春不满地扭了扭身子,撇撇嘴。“我演的可——好——啦!只是这个周萍,我是实在不喜欢!你说他这般懦弱,要换我,得带着繁漪私奔才好。”


  明楼翻翻手上的雷雨手抄册子,推推圆框眼镜,刚刚打算开口,迎面就跑来一个雪白布巾深蓝长袍的女学生,手中笼着个十字架图样的项链。她笑嘻嘻地过来拍拍汪曼春的肩。“走啦曼春,你可是男主角呢!诶,这位是……”


  “师哥你去台下等着嘛!”汪曼春靠近他作势推了推,“你在这里……哎呀,反正不好啦!”她又转过脸去挽上女学生的臂弯,一边走,一边念叨着:“你听我念啊。‘怎么你要我陪着你,在这样的家庭,每天想着过去的罪恶,这样活活地憋死么?’你说是这样好,还是我上次说得好……”


  因为是彩排,只有本校的几个先生同演员们的三两好友稀稀落落地坐在礼堂里。没有红幕布缓缓拉开的仪式感,剧目就悄无声息地演起来了。先是穿着崭新棉袍的姐弟两个唧唧喳喳,刚才来叫曼春的女学生故作姿态地佝偻着腰,俨然一板一眼有模有样。演四凤的小姑娘娇俏地很,小黄鹂一般。鲁贵实在是因为本校里找不到合适的演员,便从隔壁武大“借”了个剧社的男生,表演很是有章有法,只是让人觉得不像是那个无利不往的丑恶嘴脸,倒像是随时要扛起枪来保家卫国呢。演蘩漪的女学生算是出彩,明楼也不知道缺在哪里,只是觉得味道上还差一点。没多久,就看见汪曼春缓步从台后转了出来,长发被盘好收在帽子中,很像个俊俏的青年。只是……太俊了些。她站得很直,衣裳整整齐齐,脸上的神情比身侧穿着白色西装的周冲还要单纯些。“说不出来,像是在家里待得太久了,烦得很。”她装模作样地翘起二郎腿,报纸举得很高,遮了大半张脸,手里头翻得哗哗响,有点意趣了。她费尽心思把声音压得很低沉。明楼发觉她举手投足之间倒像是模仿自己平日里的模样,不由得浅浅一笑。可无论她如何努力,总是有一件骗不了台下的看客——眼神。曼春的眼睛是会说话的,眼中柔柔的,春水一般总是活的,还有些憋着笑的意味,像是下一秒便要出了状况在台上笑出声来。也是呐,十几岁的小女孩,你让她怎么懂什么欺骗与罪孽,悔恨与畏惧,希望与宿命难逃呢?她自然是怎么好看怎么来,要不是时间紧迫,她定要把一身样式老旧的衣裳改得时兴才成。


  “师哥!”台上的尾声还在演着,汪曼春衣裳还没换,就急匆匆地从礼堂外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。她显然发觉了自己的不得体,低着头绞着衣角放慢了脚步。“我演的怎么样?”


  “好,”明楼从善如流地点点头,觉得自己显得不够诚恳似的,又补上了半句,“比我在上海看的还要好呢!”


  “那是!”汪曼春像是吃饱了的猫一般满意地咂咂嘴,旋身坐到了他的身边,“这话你同我叔父再说一回,他老是不信,还嘲笑我。”她越说越来气,忿忿地甩了甩袖子。明楼不屑置辩地低头一笑,展开从怀里套出的油纸包,将私藏下的一大块绿豆酥一下塞到了她嘴中。


  “我是疯了!都是你逼疯的!”


  好像也是这么个孟春吧。也许不是,明楼已经记不太清了,但可以确定的是天气肯定是这么个好天气。他倏忽间明白了当初那个扮蘩漪的小女孩差了些什么。她是热烈的,一如当初的曼春。但她太可爱,可爱到乖戾都成了率性,尖锐都成了娇憨。他抬起手臂,调转枪口,接着看到曼春眼中的不甘和恨意。奇怪,为什么竟然如此镇定,举枪的手都不曾因为恐惧和犹豫有所颤抖。


  她的热情是浇不灭的火,却被宿命禁锢在干枯的荒野。


  她现在,大概可以演蘩漪了。


  


  这是一篇有很大bug的粮,雷雨写出来的时候,他们都过了演话剧的年纪。然而……我不听我不听!!!再写不出来我要脱圈了QAQ!!!我本来想过让两个人一起演的,设定有两种:你楼-周朴园or你楼-周蘩漪,然后我脑补了一下画面,这画风太奇异我实在写不出来QAQ

评论(28)
热度(29)
© 两山排闼送青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